首页>频道 > 聚焦 > 正文

神木张孝昌集资101亿案内情曝光 金山崩塌 千万富翁被批捕

闽南网 2020-07-29 16:12:31

7月25日讯 神木县,陕西第一经济强县,以免费医疗和15年免费教育,为人称羡。

7月12日,当地人李晓华收到短信,“神木经济一落千丈,三角债务你拖我拖,现任领导要跑”。3天后,他和其他上千债主以及民众在县政府聚集,将神木县非法集资大案推到公众视野。

张孝昌集资案借贷示意图

7月15日,陕西神木县政府前,上千民众聚集 拷贝

7月15日,陕西神木县政府前,上千民众聚集

他们的债务人张孝昌,4年里借贷资金累计101亿元,涉贷人员1380人,多名政府官员亦牵涉其中。

张孝昌早已被批捕,但此案仍在继续发酵。其一,张孝昌以7000万元的抵押物向银行贷得4亿,购黄金后再次质押贷款,居然又贷出4亿,这种“空手套白狼”的游戏是如何实现的?其二,银行等大户均安全抽身,上千散户却血本无归。(应当事人要求,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

金山崩塌

千万富翁被批捕

群众聚集当日,多人以造谣被警方拘捕。17日,神木官方通报:绝无亏空一事,县里正在处置非法集资案。

李晓华的恐慌从去年12月1日开始:几乎一夜之间,千万富豪张孝昌的3家金店全部关门。

李晓华曾借贷给张孝昌100万元,月利率3%,银行仅0.7%。在当地,一般人要想借给张孝昌钱,还需要托关系。

一份内部知情人提供的“张孝昌支付大户利息明细表”显示,张孝昌支付的利息惊人,如大户牛文儿1.6亿、郭振江(和公司)3亿、张振平王玉凤夫妇5亿多元。名单共32人,利息达26.03亿。

去年11月,几名散户就多次接到张孝昌的电话,称希望他们增加贷款,散户们预感到会出事。

这一年,煤炭市场低迷,价格从2010年每吨600多元回落到400多元,一些煤炭大户要求撤资,而资金流向的私营煤矿多因受整顿而关闭,加之黄金价格持续下跌,张孝昌的黄金生意严重亏损。

这座集资金字塔终于崩塌。张孝昌关闭金店,连夜出走西安。今年年初,张孝昌被批捕。

大户抽身银行抛售填亏空

当地司法鉴定显示:张孝昌累计亏损40亿,其中炒黄金白银亏损1亿,兑付利息38亿多元;张孝昌折合资产4.4亿,欠431名散户本金12亿元。此外,张孝昌名下还有12亿不明资金流出。

因在北京拥有41套房产而闻名全国的“房姐”龚爱爱,也经手贷款给张孝昌1.2亿元。

在张孝昌的债主名单中,中国工商银行神木支行贷出8亿;牛文儿、郭振江、张振平、张和平、牛勇5位大户贷13亿。大户们多是煤矿、典当行和企业老板,也包括部分神木县退休官员等。

张孝昌案发后,相关部门并未马上冻结张孝昌的资产。

为填补亏空,银行很快将张孝昌质押的3.3吨黄金抛售,五大户随后也把张孝昌名下120多吨纸白银抛售一空。两项抛售,银行和五大户共套现19亿。

银行和部分大户都脱身了,诸散户则被套牢。以李晓华为例,他100万本金拿不回来,一年利息仅10万。

神木财神从走街串巷起家

张孝昌何许人,能忽悠银行和大户,集资百亿,在神木尊为“财神”?

张孝昌,1958年生,原为当地农民。1979年,当兵3年的张孝昌复员,一度多处打工,甚至走街串巷卖小玩意。这期间,他学会了银器加工的手艺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他回到神木开银器铺,后来又开金店。这20多年,神木煤炭经济兴起,煤老板穿金戴银,成就了他的资本原始积累。

他所住楼的楼长于明国说,张孝昌出手大方,为人张扬,“养过一只藏獒,给藏獒喂的是猪蹄”。2012年5月一天晚上,张孝昌11点才回来,发现大门关了。看大门的老人行动缓慢,被张孝昌搧了巴掌。他大骂,“老子有的是钱,你不看是谁?”

张孝昌的金店庆典,不但排场大,还请来了俄罗斯模特,在40多万人口的神木县被口口相传。

张孝昌有6辆车,分别是宾利、奔驰、路虎、奥迪、别克和一辆跑车,雇3个保姆,“听说光保姆月薪就8000多元。但邻居反映,张孝昌有时候还欠水电费。

再贷4亿空手如何套白狼

2008年起,张孝昌踏入亿万富豪的行列。当时,为煤矿融资的民间借贷方兴未艾。

他以总价值7000万的一处商铺等作抵押,从工行神木支行贷款4亿,利用这笔钱购黄金。接着,他又以黄金作质押担保,再次向工行神木支行贷款4亿元。

从银行贷款购黄金,再次质押贷款,这无异于“空手套白狼”。相关人士透露,正常情形下,张孝昌无论如何也贷不了第二个4亿元,是工行神木支行37名员工帮了他。银行员工自己不能贷款,于是找来37人冒名,安排张孝昌用黄金为他们担保。这37人贷得4亿,钱未过手即到张孝昌账下。

“他支付3.3%月利息,国家利息是0.728%,银行还吃2.5%的利息差。”该人士表示,37名冒名者每人获得7.5万元“风险费”。

散户遭殃手中仅剩一欠条

获得巨额资金的张孝昌开了3家黄金珠宝城,几乎垄断神木县的黄金珠宝行业。除了炒作黄金白银外,还将部分贷款以5%的月利率转放贷给一些煤老板。

更多散户开始把钱借给张孝昌,月利率2.5%~3%不等,每三个月付一次利息。多位散户称,投资时大家都没想到“风险”二字,而只是想“投得越多赚得越多”。一名散户手持的借条借据,是张孝昌手写的一句话:“今收到某某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整(利息三分整)”,落款为张孝昌。

这形成了产业链,很多散户开始借贷生意:以较低月利率从外面筹钱,再高息放给张孝昌。很多散户身上都背着七八个亲戚朋友。在已知的431名散户中,还有不少当地领导,甚至包括西安地区的官员。

散户们的自信,不仅来源于“很多放贷者都按时收到了高额利息”,而且在于张孝昌在银行抵押着黄金。

张孝昌案发生后,神木已有两人死亡,均与此案有密切关系。2012年底,神木人武安详割腕自杀,他曾在张孝昌处投入600万元;今年初,神木县国保大队政治教导员自杀,他也投入数千万元贷款收不回来。

势力云集专案组长是亲戚

“大户脱身了,我们被套牢了。”这成为散户们最不满的原因。

群体事件也开始凸显。五大户抛售纸白银的消息传出后,今年初,数百散户聚集,打着横幅向大户牛文儿讨债。

张孝昌被控制后,神木县成立“专案组”。专案组组长是张宏智,身份是神木县政协主席、原县政法委书记。

多位受访者表示,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和张孝昌有亲戚关系,是张孝昌妻子张秀琴的远房堂兄。但今年3月,张宏智对散户们通报案件进展时表示,“这个案件是县委书记雷正西安排我负责的”。

银行、企业主、官员、退休干部等,债主来路五花八门,也导致在处理张孝昌案件上,各方势力云集。

3月,散户们递交材料请求拘捕张孝昌的妻子和儿子等人,他们也签字署名借贷。截至目前,警方并无任何行动。散户们曾集体去找神木县委书记雷正西。有次下班后,在县委办公楼的楼道上碰到雷正西,也未获实质性答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