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频道 > 聚焦 > 正文

泰康保险集团陈东升: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方法将医养大健康事业进行到底

项城网 2018-10-10 11:19:30

2018年,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。40年来,改革开放,春风化雨,改变了中国,影响并惠及了世界,这40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史上浓墨重彩的40年。

面对这个举世瞩目、影响深远的伟大实践,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中国网财经联袂今日头条特别推出《辉煌40年 改革开放再启新征程 》专题栏目,邀请中国著名企业家共同致敬这个伟大时代。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受邀专访。

image.png

从1992年到1996年,从1996年到2016年再到2018年,对陈东升来说,这些时间节点意义重大。从选择下海到创办泰康人寿,从泰康保险集团改组再到成为世界500强,每一步都印证了陈东升不同人生阶段的成绩。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时点上,陈东升表示,改革开放就是一个时代的巨浪,它真正地改变了中国,也成就了一批企业家。

如今,已到花甲之年的陈东升再次感到时代的浪潮,也感到时代的需要。他说,“剩下这辈子,我只想做一件事,就是把泰康开启的医养大健康事业进行下去,用市场经济的方式方法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”

记者:您是1979年进入武汉大学的,当时您选择的是哪个专业?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?您在武汉珞珈山的一块石头上刻了一个“始”字,有什么含义?

陈东升:我当时选择的专业是政治经济学。当年在珞珈山刻的“始”字,代表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。我觉得人立志比什么都重要,一个有志向的人,就像“无须扬鞭自奋蹄”,自学能力就起来了。

今天来看,所有成功人士(包括政治家、科学家)的力量源泉或者梦想,都是来自于青少年时代,来自于青少年时代的某一个偶然因素。

早年间,我读的《马克思传》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,我就想当一个理论家。这个愿望很强烈,我高中毕业后当了工人,白天辅导农民培育农药,晚上就住在农民家,在煤油灯下看《人民日报》的文章。那一刹我就在想,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,能够在《红旗》、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。这个想法一直在我脑子里。直到28岁,我在《红旗》杂志发表了关于国际贸易和商品发展趋势的文章。

说起大学,那时是1979年,我高考报的第一志愿其实是哲学系,第二志愿才是经济系,而最后录取的是经济系。现在来讲,我太庆幸读了政治经济学,太庆幸读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,太庆幸读了《资本论》,从西方经济史,到新古典主义、凯恩斯主义、货币主义,再到发展经济学、数量经济学,我对经济学的这些概念慢慢通透,并训练了我的整套逻辑思维、抽象思维的能力。所以说,没有学经济学就没有我的今天,这是很重要的。

记者:您如何看待改革开放以来的这40年?又对未来的10年或40年有着什么样的展望?

陈东升:我是学经济的,经济是讲规律的。如果要按照西方经济逻辑来讲,今天我们中国就是完成了工业化。工业化是什么概念?就是西方讲的资本原始积累时代。

如果要是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这40年,特别前20年的“原始积累”实际上是最温和、最成功的,中国就是抓住了这个机会。中国有3亿农民工,他们实际上就是工业化时代的新型产业大军。工业时代最大的成就是专业分工,专业是这个社会自身的法宝。而工业化就是城市化的过程,城市化的过程就是要讲消费。工业化的早期,我们讲三大件是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。邓小平同志时代则是,冰箱、彩电、洗衣机。到了21世纪,我认为就是,买车、买房、买保险。

现在中国已经进入秩序的时代,跑马圈地、用资源来获取财富的红利已经没有了。今天企业成功的红利是什么呢?就是创新、效率,要依靠专业、管理和企业文化,来培养你的核心竞争能力。也就是说,真正的企业家时代已经到来,而真正的企业家一定是非常有战略能力、管理能力、创新能力。

记者: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上,请您重新定义一下92派?1992年之前和1992年之后下海的人,和92派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?92派的心理认同到底是多大规模的?

陈东升:历史都有很重要的节点,92派的那些事会影响十年二十年三十年。新中国成立后,1972年是最重要的节点,中美握手,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。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,这是改革开放的节点。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节点就是1992年,这一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,坚定了改革开放的方向。

后来,国家体改委颁布《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》和《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》两个文件,我们看到后如获至宝。1992年12月,我们党提出来要实施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,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和经济制度。其中,宏观上的价格改革和微观上的产权所有制改革,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两个改革。

我认为,92派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和现代企业的试水者。我们这些公司成立之时就是股份公司、有限公司,产权清晰,完全按照股份制的框架来建立的现代企业制度。

这就有了后来说的92派,我们这批人被归纳为“寻找一个行业空白,创造一个行业标杆,带动一个行业发展”。比如说,嘉德拍卖带动艺术品行业、田源的国际期货公司带动中国的期货行业。

还有一个,促成92派最重要的还有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变化,它决定了我们这些人的走向。以1992年为时间点,假如我提前五年(提前到八十年代中期)下海,人家一定说是犯了错误。提前三年下海,人家一定说我混得不好。而1992年下海,别人就会说你是英雄。最重要的就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变了,当时我选择下海,周边的人不理解,他们还没有接受市场经济,还没有接受做企业是一个光荣的事。但是现在他们会说,你太聪明了,你太有远见了,那个时候我们对你捏把汗,觉得你好好的瞎折腾。所以说,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认同也是92派的一个重要的社会基础。

记者:现在有些人做企业出现了一些乱象,您觉得这对企业家有着怎样的挑战?今年泰康进入世界500强,未来有什么规划?

陈东升:80年代末,我搞了中国500家大企业评选,研究发现《财富》世界500强中保险公司有几十家。这让我产生了一些触动。后来我选择进入寿险业,也是受到了两件事的触动。我看了一本书叫《谁控制日本》,这里面就说人寿保险聚集大量的资金投到重化工业,持有企业的股份。第二个,九十年代初华人首富不是李嘉诚,而是台湾国泰人寿的蔡万霖。所以,我坚决选择人寿保险。

所有人都想做百年老店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。其实就是不要投机取巧,要有战略眼光,坚信战略正确,一张蓝图绘到底。工业时代最伟大的是带来了专业化,最后竞争的优势也是建立在专业基础上,我是带有膜拜的心态对待专业这个词的。此外,我觉得做企业坚持正确的价值观也很重要。偿付能力不足、卖短期险、举牌这些乱象,我们一个都不挨边。我学的经济学理论,对产业的认识,对企业的认识,对专业的认识,对做一个百年老店的根本要素的认识都有帮助,后来我总结叫“三化三不”。我们坚持专业化、市场化、规范化,不偷、不抢、不争。做生意不争一时一地;争长久、争战略、争思想、争未来,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。

相关推荐